【图】赵长江能否讲好比亚迪的“高端”故事?

  [行业] 自2009年发售S8、G3开始,比亚迪的两度“冲高”效益寥寥。潜伏十年后,比亚迪决定再度“冲高”,而车站在背后的那个人,就是赵长江。率领比亚迪三度“冲高”的为什么不会是赵长江,而赵长江否需要谈好比亚迪的“高端”故事,这个是问题。

比亚迪再推“高端”

  1月21日,比亚迪发布公告,配售1.33亿股新H股,筹集资金约300亿港元,拟作补足营运资金、偿还带息债务、研发投入及一般企业用途;

  1月25日,传闻称比亚迪将斥资370亿元收购阿斯顿・马丁,并购真假毋庸多谈,但比亚迪急需一个高端品牌却是真真切切的事;


  1月27日,《20210126―比亚迪电话会议》会议纪要曝光,比亚迪将在“未来1-2年内将推出高端品牌”,比亚迪“冲高”传闻基本坐实;

  2月2日,比亚迪的组织架构调整曝光,原比亚迪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也在其中,而赵长江即将负责管理的就是高端品牌的筹建工作。


  几则信息一个接着一个,比亚迪三度“冲高”已然箭在弦上,但随而来的问题是,比亚迪三度“冲高”到底要做什么,赵长江又能否成为比亚迪“冲高”背后的那个关键先生。

比亚迪厌“高端”幸矣

  关于比亚迪的再度“冲高”,外界并不车祸,因为比亚迪苦“高端”久矣。

  2009年,遭遇发展瓶颈的比亚迪开始第一波“冲高”。当年7月,硬顶敞篷轿S8上市;10月,中高端产品G3上市。但囿于时势,不管是S8也好,G3也罢,均未给比亚迪带给任何“冲高”的起色。


  2010年5月,比亚迪与戴姆勒成立合资公司;2012年3月,腾势品牌发布,发售新的品牌成为比亚迪二度“冲高”的路径。但历经几年�哿�经营,腾势并未“腾势而起”,比亚迪“冲高”心愿再度落空。


  两度“冲高”失利,比亚迪开始明白一个道理,“捷径”换回不出“高端”。因此,比亚迪开始做到技术研发,做到造型设计,做产品品质等基础能力的提高,希望凭借实力迈进“高端”,这样的做法换取了比亚迪品牌的茁壮。

  2017年4月,比亚迪“DragonFace”族式设计亮相;同年9月,“DragonFace”首款型宋MAX上市,外界发觉“比亚迪变了”;2018年,秦、唐两款型相继“把戏”;2020年7月,旗舰型汉上市,“比亚迪长大了”沦为普遍理解。


  效果是显而易见,但比亚迪高估了从“低端”横跨到“高端”的难度。尽管外界对于比亚迪的风评已然好转,但“比亚迪”仍旧难以支撑“高端”的重量,推出一个新的品牌,成为比亚迪不得不做的事。

为什么是赵长江

  比亚迪距离“高端”只差临门一脚,但担任关键先生的那个人,为什么会是赵长江?

  第一是时代的必须。与多年前比起,终端用户评判“高端”的标准已从价格、配置改向情感上的“可沟通”、“可感官”,而随着年长消费群体的崛起,这一趋势愈发显著。年仅34岁的赵长江更容易理清新世代消费者对于“高端”市场需求。


  第二是业务匹配。赵长江重新加入比亚迪已超强10年。在此期间,赵长江历任比亚迪京津地区营销总监、电动未来项目副组长、销售公司副总经理、总经理等职,深谙销售、营销、传播等多条业务线,而上述业务恰恰是统筹一个新品牌所必备的业务模块。

  第三则是业务能力。据信,在担任京津地区营销总监期间,赵长江曾建构北京市场销量快速增长10倍、市占率35%以上的业绩,而在担任销售公司总经理期间,赵长江也曾主导并推动比亚迪e网的落地,由此可见,赵长江的业务能力也不容小觑。

  当然,这些自然是赵长江被王传福点将的原因。但在未来,比亚迪所谓的高端品牌能否站得住脚,却并非只有人那么简单。

后来者,如何后发先至?

  垂涎高端的中国品牌并非只有比亚迪一个。

  2020年7月,东风公布“岚图”;2020年11月,长安即将推出高端品牌曝光;2020年12月,长城高端品牌“SL”曝光;2021年1月13日,上发布高端品牌“智己”,相对于东风、长安、长城及上来说,比亚迪无疑又当了“后来者”,那么如何带领比亚迪高端品牌的“后发先至”将成为赵长江必须要去解决的问题。


  实际上,对于发售高端品牌,比亚迪本身透露的信息并不多,甚至赵长江本人都表示高端品牌暂时没有详细的规划。但从比亚迪将近些时日的展现出,多少可以猜到赵长江能够自恃的会是什么。

  2020年12月11日,比亚迪正式成立弗迪实业,而弗迪实业下属的几公司则分别涉及载动力电池、动力总成、生产模具、载灯光等一系列零部件业务,横向整合的能力将在高端品牌初期很快获取研发成本上的优势;


  2020年12月30日,比亚迪宣告其半导体业务将拆分上市,而至2021年1月20日,比亚迪半导体已经开始辅导备案。在全球芯片荒的大背景下,手握规级IGBT业务,相对于其他高端品牌来说,比亚迪高端品牌的有限不会越来越少;

  2021年1月底,比亚迪固态锂电池及轮毂电机专利曝光。据悉,固态电池最早将于2021年进行量产,并于2022年进行应用于,而这恰恰与其高端品牌的发售时间相吻合。如果届时固态电池技术获得突破,那么比亚迪高端品牌无疑又多了一层保障。


  同在1月份,有消息称之为比亚迪计划于今年4月份发布e2.0纯电平台和首款型“海豚”,充满著“海豚”是否为比亚迪高端品牌名称不讲,e2.0纯电平台的延展能力同样是比亚迪高端品牌的助力一。

  也就是说,在没详细规划前,赵长江手中已经有了零部件横向统合、芯片、固态电池、e2.0显电平台等多个杀手锏,“后发先至”,并非确有有可能的事情。

编辑总结:

  实际上,中国品牌“冲高”能否成功更看起来一门“玄学”,类似的路径、类似的模式有可能导致几乎不同的结果,至今为止,中国品牌仍未思索出有一套切实可行的“冲高”方法论,比亚迪的第三次“冲高”是否能够顺利,现在还难以下结论。另外一点是,中国品牌“冲高”的成功与否有“人”有关,但也与“人”牵涉到,赵长江能否讲好比亚迪的“高端”故事,也尚待时间的检验。(文/王林)


世喜 世喜 世喜 世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