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被特斯拉“带节奏”,市值一度突破1000亿美元,蔚来安全了吗

劫后重生的蔚来,想被特斯拉“带节奏”,而是要忠诚走好自己的路。

文|《中国企业》记者王玄璇

编辑|马吉英

头图摄影|史小兵

穿过生死线的蔚来,市值创下了新纪录。1月11日晚间美股散户,蔚来市值一度突破千亿美元。

“2020年是蔚来劫后重生的一年。”李斌在1月9日的NIODay上说。2020年的蔚来从死亡边缘到备受欢迎,股价一度上涨至近50倍,实现了毛利率安乐乡,年交付给4.37万辆,同比快速增长112.6%。

在1月9日的NIODay上,蔚来带给首款旗舰轿ET7、150kWh电池包和第二代充电站等新产品。

其中,ET7有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性能护持——如果搭载最新的150kWh电池包,ET7最大续航里程平均1000公里。其中,150度电池包采用了固态电池技术,实现50%的能量密度提升。自动驾驶方面,新将配备蔚来超感系统Aquila。

在价格方面,目前70kWh版本和100kWh版本的整出售最低价分别为44.8万元和37.8万元。

摄影:王玄璇

同时,蔚来公布第二代换电站,计划2021年前总计部署500座。

蔚来为此在不停准备弹药。

过去一年蔚来进行了多轮募资。2020年2、3月,蔚来总计进行4.35亿美金的融资。蔚来还在2020年6月和8月分别进行了两次回购,前后募资超过20亿美元。12月14日,蔚来宣告回购6800万股ADS的定价为每ADS39美元,预计融资26.5亿美元。蔚来公告称之为,这一轮募资主要用作新产品和下一代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、拓展销售和服务网络和提升市场渗透率、符合一般公司用途。

2020年7月成都展期间,李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前几年我们目标很具体,就是交付给ES8、发布品牌,去年就是要活下去。今年,我们面对的挑战是怎么对将来的竞争做出对的决策。”

不断升级的电池包、配有激光雷达的新型、一直坚持的换电模式以及新的推出的二手业务……蔚来的这些决策,能否让蔚来穿过周期,在未来的竞争中取得领先?

不想被特斯拉“带上节奏”

2021年1月,特斯拉中国官网更新了显电动SUVModelY的售价。其中,ModelY长续航版,起售价为33.99万元,与此前的48.8万元比起上调了14.81万元;ModelY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为36.99万元人民币,与此前的53.5万元比起下调了16.51万元。

有观点认为,这一售价对建新势力及BBA造成了一定冲击,尤其是蔚来EC6和ES6。

特斯拉似乎是那个绕行不过去的存在。有传闻称,特斯拉降价后,蔚来用户大量退订。在1月10日蔚来的媒体交流会上,不断有记者问及蔚来与特斯拉间的竞争。

蔚来总裁秦力洪回应,ModelY降价消息公布后,蔚来“躺枪很相当严重”。“我们的订单在增加,很稳定。”秦力洪说。

李斌称之为,为了应对销量增长,蔚来在1月份已经把生产能力提升到7500台/月。在他看来,ModelY和蔚来的产品间没直接竞争。蔚来探讨的是宝马、飞驰、奥迪等用户所在的高端市场,“特斯拉那条路也挺好,我们的路也挺好。在相当宽的一段时间内,在电动市场占有率严重不足50%前,我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仍是油。”李斌说。

谈到蔚来与特斯拉的定价逻辑,李斌回应特斯拉降价是预期中的事。在他显然,国产化让特斯拉的成本减少,而特斯拉的价格是按照成本来定。蔚来则有所不同。

李斌称之为,蔚来公布价格有两个原则,第一是不降价。第二是把长期的、到一定量以后可以构建的毛利提前考虑到好,而不是按照成本非常简单地定价。根据财报,蔚来在2020年二季度实现毛利率安乐乡,三季度毛利率提高至12.9%。

摄影:曾靖

“特斯拉是要做电动化时代的福特,我们是要做电动化时代的BBA。”秦力洪说道。

在早期,还包括蔚来在内的造新势力一度被视为特斯拉的“中国学徒”。2019年2月,蔚来CEO李斌在攀上了CBS新闻王牌专访节目《60分钟》,CBS将蔚来定义为“特斯拉刺客”。节目播出当天,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张图片,图中一只鸡站在了一把斧头上,配以文字“和平从来都不是一个选项(Peacewasneveranoption)”。这被看做马斯克已经开始重视起这个中国对手。

但在1月3日拒绝接受媒体专访时,李斌的态度是不想被特斯拉“带上节奏”,“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”。

比如此次蔚来超感系统Aquila宣布配置300线激光雷达,更远观测距离平均280米。而特斯拉坚决不必激光雷达,与主流企及自动驾驶公司做出了不一样的自由选择。李斌对激光雷达的态度是,“激光雷达逻辑上来讲肯定越多越好,传感越好”,最后所以选择配备一个激光雷达,是因为全摄像头超过800万像素,配合超算能力,已经充足符合需求。

驶入无人区

随着业务的发展,蔚来已在多领域转入“无人区”。

先是换电。虽然过去不少换电模式都宣告失败,但蔚来却一直坚决到了现在。换电模式意味著蔚来要做到更多重资产、轻运营的工作,对用户而言,也不存在站点不足的问题。

截至1月8日,蔚来建有近200座换回电站。这与三年前,李斌在ES8发布会上提出的1000座换回电站差距甚远。

在1月10日的媒体沟通会上,秦力洪向《中国企业》表示,蔚来在2019年缺乏足够资金,换电站的建设几乎正处于暂停状态。2020年公司经营恢复正常,从疫情好转后的4月中下旬开始,平均值一周建设1~2个充电站。

对于如何在今年年底实现500座换回电站这一目标,秦力洪认为主要压力不在于财务,一个换电站的初期建设成本约为几十万元,一年内竣工300多座换电站,需要投入两亿多,“对于我们今天的规模和公司财务状况而言,不是主要压力”。真正的挑战在于换电站的运营效率和服务标准。1月6日北京最低温达到零下17度,很多换电站因为应对不足而没营业。

此外,蔚来在1月3日推出了二手业务,并称作蔚来商业模式中的最后一环。这又是一条很少人走通的路。虽然品牌布局二手业务并非新鲜事,但李斌回应,蔚来和其他厂做到的二手逻辑有所不同,“别人都是发标准,我们是自己上场收卖,蔚来本身没有经销商,我们自己收购、出售”。

由于二手业务涉及检测、定价等简单问题,目前国内还没有经常出现一条清晰的二手发展路。由于电动保值率较低,蔚来自己收购,也将付出代价销售压力。

蔚来没让二手业务背上盈利压力。“长远目标是有一点微利,最差不要赔钱”,李斌这样阐释对二手的期待,其定位是“确保现有用户的利益”,因为最早一批蔚来用户有些已经到了需要换回的阶段,李斌希望能为他们卖“兜底”。未来5年,蔚来在二手业务上的投放目标是30亿。

秦力洪在解答蔚来二手业务时强调,二手的用户权益也可以出让和沿袭,所以蔚来的服务体系到了二手环节会变为一个资产。此外,蔚来提供的完整半透明信息,其服务与品牌力或许是蔚来发售二手业务的底气。

而在用户服务方面,蔚来更是早早便驶进“无人区”。李斌称之为蔚来的终局不是复制特斯拉,而是做一“用户企业”,亲自推展服务体系建设。相应地,蔚来主对蔚来品牌的尊重也更高。一年一度的NIODay全场气氛火热,再再加在全国数十个城市设有“分会场”,很容易让人感觉这是一场类似横跨年演唱会的表演,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刚成立六年的品牌主的狂欢。

用户反对背后,是蔚来在服务上的高支出。2020年年初,李斌曾表示,蔚来的服务安稳1.0产品单一年要亏损4000元,该服务更改为服务无忧2.0后,期望把把直接亏损掌控在1000~1500元间。

同时,随着用户数量减少,也出现了部分工作人员太忙而服务品质上升的现象。对此李斌回应蔚来用户满意度的比例在逐步上升,但同时,感到不失望的用户的绝对数也在上升,这给蔚来带给了更大压力。

“(我们)一直都觉得服务好用户是最大的挑战,真正做到一用户企业。”李斌向《中国企业》表示,技术和产品方面的问题相对容易解决,但要超过用户期待,则更难。


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